理论工作者应有提供理论咨询的自觉
栏目:科技 发布时间:2019-01-04

    8月25日,《中国社会科学报》刊发的田心铭先生《理论决策咨询是中国新型智库的重要特色》是一篇现实针对性强,理论导向明确的好文章。它阐释了理论咨询在理论决策中的地位和作用;蕴含着倡导理论工作者应重视和参与理论咨询的主张。受此启发,我们谨就此话题,再作一拓展性和延伸性的探讨。

  第一,理论咨询是决策咨询不可或缺的重要一翼。党和政府的决策包括理论决策和政策决策。理论决策的第一要务是提出新观点,创立新理论。另外,还包括对既有理论的科学评价和对现实理论思潮的正确研判。政策决策即依据一定的理论,制定路线、方针和政策、战略和策略,做出重大的决定和部署。

  理论决策和政策决策构成党和政府完整的决策体系,二者各有其特殊的、不可替代的地位和作用。理论决策为政策决策及其实践提供理论基础和指南,政策决策及其实践检验理论决策的正确与否。理论的性质决定政策的性质,进而决定实践的成败。

  从党和政府的决策过程看,理论咨询直接对应理论决策,政策咨询直接对应政策决策。也就是说,理论咨询在党和政府决策中是相对独立的不可或缺的重要一翼。将决策咨询限定或等同于政策咨询是片面的,是缺乏战略眼光的短视表现。

  第二,理论咨询是理论工作者重要的社会责任。理论研究包括基础理论研究和应用对策研究。从决策的角度审视,基础理论研究直接服务于党和政府的理论决策,应用对策研究直接服务于党和政府的政策决策。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社科机构是党和政府的思想库、智囊团。正是在这个意义上,我们说,理论工作者都是党和政府的决策咨询员,都承担着为党和政府科学决策贡献自己聪明才智的社会责任。

  理论咨询的实质在于提出新概念、新命题,供党和政府理论决策时选择或参考。提出新概念、新命题是一项创造性的科学研究活动。它要求理论工作者具有敏锐的政治洞察力,全局性、战略性和前瞻性的学术视野、学术眼光,深厚的理论功底,更需要巨大的政治勇气和理论勇气,有为党和国家事业兴旺发达、人民幸福安康奋不顾身的强烈责任感和使命感。

  理论决策是全党集体智慧的结晶。这其中就蕴含着理论工作者的心血。我国理论工作者有着重视和主动参与理论咨询的优良传统。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前,在理论界率先开展的关于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大讨论,为冲破“两个凡是”的束缚、纠正“文化大革命”的错误、平反冤假错案,为拨乱反正、实现全党工作重点的战略转移提供了有力的理论支持。后来,经济学界关于计划和市场关系的持续讨论,为党提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作了充分的理论准备;哲学界关于价值论的讨论,为党提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作了充分的理论准备。凡此,都是新时期以来,理论咨询的成功范例。

  第三,理论咨询是理论工作者实现自我价值的重要途径。人都渴望以自己的方式赢得他人和社会的认同与尊重,实现自我价值,理论工作者也是一样。当自己经过几年、十几年甚至几十年艰苦探索所提出的原创性概念和命题,所做的理论论证,为决策者所采纳并在党和国家的正式报告、文件中有所反映,特别是当这种政治话语转化为大众话语时,作为理论工作者,其成就感和幸福感自然难以言表。以理论咨询的方式体现为人民服务的人生价值取向,体现报效国家的赤子之心,当然无比的光荣和自豪。

  总之,理论咨询是理论工作者一项大有作为的事业。

  

作者单位:中共河北省张家口市委党校